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365体育直播网 > *ST斯太遭立案调查 信托计划投资人亏损引出“德隆系”旧部
*ST斯太遭立案调查 信托计划投资人亏损引出“德隆系”旧部
发表日期:2020-02-12 19:30|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摘要 【*ST斯太遭立案调查 信托计划投资人亏损引出“德隆系”旧部】*ST斯太6月26日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ST斯太遭遇的诸多困境与“德隆系

摘要

【*ST斯太遭立案调查 信托计划投资人亏损引出“德隆系”旧部】*ST斯太6月26日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ST斯太遭遇的诸多困境与“德隆系”旧部关系密切。知情人士透露,*ST斯太作为“德隆系”灵魂人物唐万新复出后的首个项目,原本想将自身控制标的注入上市公司。无奈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早前的“玩法”失效。*ST斯太的股价在2015年经历一轮“过山车”行情后直线下坠,相关出资人与唐万新因此发生矛盾。(中国证券报)

*ST斯太遭立案调查 信托计划投资人亏损引出“德隆系”旧部

  *ST斯太6月26日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ST斯太遭遇的诸多困境与“德隆系”旧部关系密切。知情人士透露,*ST斯太作为“德隆系”灵魂人物唐万新复出后的首个项目,原本想将自身控制标的注入上市公司。无奈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早前的“玩法”失效。*ST斯太的股价在2015年经历一轮“过山车”行情后直线下坠,相关出资人与唐万新因此发生矛盾。

  随着矛盾激化,“德隆系”旧部相关操盘路径浮出水面。有投资者近日反映,其参与博盈投资(*ST斯太前身)2013年定增项目的信托产品到期后迟迟无法得以退出,并遭遇亏损。*ST斯太定增方“被埋”与公司幕后操盘方密不可分。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ST斯太此前定增中出现的有限合伙、信托计划背后均有“德隆系”背景人马出现。

  优先级资金离场

  2013年11月,王玫(化名)在一位接近“德隆系”的商界朋友推荐下,斥资1000万元购买了渤海信托发行的“渤海信托·博盈投资定增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信托计划”)产品。根据合同约定,其作为一般劣后(夹层信托份额)受益人参与信托计划。

  信托计划于2013年11月20日成立,渤海信托将总额2.12亿元的信托资金中的2000万元用于受让杭州步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杭州步捷”)持有的宁波贝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宁波贝鑫”)的全部有限合伙份额,其余1.92亿元用于向宁波贝鑫增资,增资后信托计划占宁波贝鑫95.5%的有限合伙份额。

  杭州索思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索思邦”)出资1000万元,占宁波贝鑫4.5%的份额。索思邦作为普通合伙人执行合伙企业的经营业务,成为宁波贝鑫的实际控制主体。索思邦后将合伙企业的资金用于认购*ST斯太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共计认购4192.87万股,每股价格4.77元。定增股票发行时间与信托计划成立时间一致,同为2013年11月。

  投资项目预期收益约定,当定增股票的减持均价低于7元/股时,年收益率为10%;当定增股票的减持均价高于7元/股时,收益为减持净收益的50%+认购股票数量*7元/股;定增股票限售期为36个月,解禁期为2016年11月20日。信托计划期限为42个月,到期时间为2017年5月20日。

  对于定增股票2016年底解禁后至今,信托计划一直未能按计划兑现或分配定增收益的原因,王玫称,“2017年底之前,索思邦找各种理由不愿兑现,2018年初开始想兑现也兑现不了。”

  王玫表示,2017年*ST斯太股价较2016年下跌明显。索思邦称*ST斯太股票虽然解禁,但股价暂时处于低位,此时离场不划算,相信股价还会上涨,以此安抚投资人。另外,信托计划于2017年5月20日到期,索思邦在2017年曾以信托尚未到期,或信托到期后仍需完成相关工作才能分配收益为由,一直拒绝兑现收益。而从2018年初开始,*ST斯太股价跌至6元/股以下。在这个价位离场,投资人的盈利已难保证。对于是否离场索思邦有所犹豫,再加上此后不久索思邦涉及诉讼,宁波贝鑫所持*ST斯太股票大部分被冻结,股票无法变现,信托计划收益彻底无法兑现。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实际情况看,定增股票解禁后高价出让完全有利可图。定增投资人多是资本操盘方的关照对象,索思邦之所以拿着这些股票不愿出手,或是为了配合*ST斯太幕后实控人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伺机卖壳获利。“但2017年以来,监管力度趋严,股市下行,公司股价严重下跌,导致局势失控,投资人被深度套牢。”

  该知情人士进一步指出,参与*ST斯太此次定增的除了宁波贝鑫,还有宁波理瑞、珠海润霖、长沙泽铭等机构,动用资金总量约15亿元。“这些机构与‘德隆系’均存在密切关系”。

  王玫表示,2013年11月,*ST斯太定增股票价格为4.77元/股,经历之后的转增股本(10股转4股)后,每股成本约为3.41元。而2016年11月定增股票解禁时,*ST斯太股价(转增后)约12元/股。如果此时退出,投资人显然有利可得。此后股价一路下跌,目前已跌至2元/股左右。另外,宁波贝鑫因无力偿还股票质押的本金和利息,其所持*ST斯太股票大部分被冻结,信托计划资不抵债,王玫等夹层投资者的投资已处于亏损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夹层资金虽在信托计划于2017年5月到期后两年仍未能离场,但优先级资金却早在2015年便获利离开。

  渤海信托于2015年10月16日发布的一份《信托计划受益人大会通知》显示,优先信托单位受益人认购的信托计划项下1.41亿份优先级信托利益已于2015年6月30日分配完毕,信托计划规模由2.12亿元减少为7100万元。其中,夹层信托受益人投资份额为5500万元,劣后信托受益人投资份额为1600万元。

  “2015年分配优先级利益的钱是通过质押限售股票的方式获得的。这批利益分配完之后,由于股价暴跌等因素,宁波贝鑫持有的股票和其他财产的净值已无法覆盖夹层受益人的本金”王玫说。

  资金亏空大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索思邦迟迟不愿兑付的背后,信托剩余资产已经无法覆盖信托本金及收益。

  王玫称,宁波贝鑫曾先后将所持大部分*ST斯太股票辗转质押于宁波玖润、华鑫证券,并最终质押于德清博宓、德清嘉裕、德清嘉隽(合称“德清有限合伙”),以获取资金,资金成本多在年化15%-20%之间,信托剩余资产尚不足以抵偿股权质押借款的本金及利息。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