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365体育直播网 > 中信证券: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合适时点
中信证券: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合适时点
发表日期:2019-10-06 06:36|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摘要 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货币政策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向的过程中,资产端价格下行面临负债端成本刚性的约束,而在美联储9月降息概率加大、通胀压力回落后,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概率较大。 报告要点 在疏通 货币 政策传导渠道、货币政策从数量型

摘要

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货币政策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向的过程中,资产端价格下行面临负债端成本刚性的约束,而在美联储9月降息概率加大、通胀压力回落后,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概率较大。

  报告要点

  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货币政策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向的过程中,资产端价格下行面临负债端成本刚性的约束,而在美联储9月降息概率加大、通胀压力回落后,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概率较大。

  8月MLF量价皆稳符合预期。在LPR改革后首批MLF到期日,央行开展1500亿元1年期MLF操作,对冲当日1490亿元1年期MLF到期,利率维持3.30%不变。从数量上看,本次操作延续了流动性边际调节的思路,中长期流动性方面主要以对冲到期量为主、小幅超额续作,短期方面则视流动性需求情况进行灵活摆布。价格方面,我们认为本次MLF到期和续作并非下调MLF操作利率的最佳时点,维持操作利率不变符合此前预期。

  面临3%关口,10年国债收益率对各种利好因素的钝化背后是资产端和负债端矛盾凸显。一方面,10年国债收益率与1年期MLF操作利率利差处于2016年以来10%分位数水平,当前过于狭窄的利差限制了配置力量;另一方面,7月中旬以来DR007利率中枢在2.8%左右,面对3%的10年年国债收益率,长短端利差压缩后也约束了长端利率进一步下行的动力。此外,对于LPR而言,在负债端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压缩银行资产端价格,负债端刚性限制了LPR和贷款利率的下行,LPR下行的空间仍然需要降息等落地才能打开。

  融资渠道以来,房地产开发相关的融资渠道,包括开发贷、房企美元债、住房按揭贷款等都有一定程度收紧。另一方面,人民银行也对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利率在LPR改革之外另做安排,保证在LPR下行的过程中不会导致房贷利率下行,保证降息效果主要体现在制造业等,不会溢出到房地产行业。

  降息博弈时点看9月。鲍威尔最新讲话透露出降息信号,9月美联储降息概率极大,为国内降息打开窗口。从中美利差角度看,中美政策利率利差重新走阔,10年国债利差继续冲高,美联储若再次降息将进一步打开国内降息空间。在中美政策利差走阔以及9月份美联储降息预期再度加强的背景之下,国内降息的外部压力并不大。此外,国内通胀压力阶段性回落,CPI见顶、PPI继续下潜。

  债市策略:我们认为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货币政策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向的过程中,要进一步压低贷款利率需要提高负债端成本弹性,而在美联储9月降息概率加大、通胀压力回落后,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合适时点。我们坚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中枢2.8%~3.2%的判断,后续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将引导利率下行至中枢下界。

  正文

  近期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仍然难以实质性突破3%、LPR改革后报价下行幅度有限,背后都是负债端成本刚性的制约。美联储降息预期增强的外部矛盾更加突出,而从内部来看,引导贷款利率下行是年内的明确目标,MLF降息预期氛围渐浓。我们认为今年以来在流动性总体合理充裕的情况下,货币政策逐步从数量工具转向价格型工具,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降息始终是政策储备工具之一,降息政策最终推出只是时点问题。

8月MLF量价皆稳符合预期

  LPR改革后首批MLF到期量价皆稳。8月20日改革后1年期LPR报价仅仅下行6bps,市场对LPR下行的预期都集中在MLF降息上。而在LPR改革后首批MLF到期日,央行开展1500亿元1年期MLF操作,对冲当日1490亿元1年期MLF到期,利率维持3.30%不变。

  从数量上看,本次操作延续了流动性边际调节的思路,中长期流动性方面主要以对冲到期量为主、小幅超额续作,短期方面则视流动性需求情况进行灵活摆布。在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的基础上,进入8月尾声短期流动性需求逐步回落,公开市场操作基本对冲MLF到期、实现逆回购小幅回笼,料月内仍然以小额流动性回笼为主。价格方面,维持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不变。虽然LPR改革后MLF降息预期较为浓烈,但我们认为本次MLF到期和续作并非下调MLF操作利率的最佳时点,维持操作利率不变符合此前预期。

中信证券: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合适时点

后续降息有空间

  面临3%关口,10年国债收益率对各种利好因素的钝化背后是资产端和负债端矛盾凸显。从10年国债收益率与1年期MLF操作利率利差角度看,当前-25bps的利差处于2016年以来10%分位数水平,与2016年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低点时利差最小的-36bps仅剩余10bps左右的空间,当前过于狭窄的10年国债收益率与1年期MLF操作利率利差限制了配置力量。另一方面,短期资金利率自6月份创新低后逐步回升,7月中旬以来DR007利率中枢在2.8%左右,面对3%的10年年国债收益率,长短端利差压缩后也约束了长端利率进一步下行的动力。

中信证券: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合适时点

  对于LPR而言,在负债端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压缩银行资产端价格,负债端刚性限制了LPR和贷款利率的下行。流动性总量合理充裕的背景下,今年以来货币政策数量型工具目标在于边际调节,数量投放以中长期对冲、短期灵活摆布为主;另一方面,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LPR改革加速后,货币政策逐步转向价格型工具,引导贷款利率下行是年内的主要目标。实际上对银行信贷而言,LPR要下行也存在负债端压力,在不下调银行负债端成本的情况下要求银行降低LPR报价,这意味着要求银行主动压低息差,LPR报价下行的空间较为有限。另一方面,在LPR新报价机制下,MLF与LPR的利差并非恒定不变,月度报价会根据资金成本、市场供求和风险溢价等因素定价。短期内市场供求变化不会大,压降风险溢价也是缓慢的过程,LPR的变化短期内还要看资金成本的变化。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