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365体育直播网 > 信托系公募基金发展贫富不均 金信基金或成“最后绝唱”
信托系公募基金发展贫富不均 金信基金或成“最后绝唱”
发表日期:2019-09-08 12:34|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摘要 【信托系公募基金发展贫富不均 金信基金或成“最后绝唱”】在内地的公募基金公司中,除去银行系、券商系阵营颇为壮观外,信托系公募实际也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据《红周刊》记者统计,信托系持股比例最高的基金公司约为22家,但是在几年前金信基金成

摘要

【信托系公募基金发展贫富不均 金信基金或成“最后绝唱”】在内地的公募基金公司中,除去银行系、券商系阵营颇为壮观外,信托系公募实际也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据《红周刊》记者统计,信托系持股比例最高的基金公司约为22家,但是在几年前金信基金成立之后,信托系公募就迟迟没有了新军,排队苦候多时的嘉盛基金后来也退出了。(证券市场红周刊)

  在内地的公募基金公司中,除去银行系、券商系阵营颇为壮观外,信托系公募实际也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据《红周刊》记者统计,信托系持股比例最高的基金公司约为22家,但是在几年前金信基金成立之后,信托系公募就迟迟没有了新军,排队苦候多时的嘉盛基金后来也退出了。

  8月19日,华润元大基金公告旗下的华润元大中创100指数正式清盘,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在今年1月才刚刚转型,大约半年之后就直接走上了清盘之路。而华润元大就是一家典型的信托系公募,其两大股东分别为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和元大证券投资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此外,信托系公募强弱分化明显,有头部公募嘉实、易方达等,也有益民、天治、金信、华润元大、北信瑞丰等小公募。强弱分化的背后反映的是股东方信托公司的实力强弱。

  信托系公募发展“虎头蛇尾” 权益类产品数量或成发展分水岭

  目前内地的信托系公募实际包括了宝盈、平安大华、国投瑞银、嘉实等22家。

  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向记者提供了一组数字,4家信托公司同时参股或者控股两家基金公司,包括厦门国信、山东国信、上海国信、中国对外贸易信托。持股比例最低是厦门国际信托持有南方基金13.72%的股权比例,持股比例最高是中铁信托持有宝盈基金75%的股权比例。信托系基金公司规模中位数是221亿元,而全国145家公募基金规模中位数是224亿元,可见信托系规模并没有比行业表现更出色。

  从公募资产管理规模来看,广东粤财信托持股25%的易方达傲视群雄,目前在内地公募榜单中居第二位,紧随其后的是中诚信托持股40%的嘉实基金;冰火两重天,在排行榜的末尾,益民(重庆国际信托)、华润元大、天治(吉林信托)则排在倒数前三位,特别是益民基金,其连续两个季度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稳定在了15.7亿元。

  在一些信托基金整体规模“岌岌可危”背后,权益类产品也形单影只。信托系公募中权益产品数量华润元大(4只), 嘉合基金(5只),益民基金(7只),金信基金(8只),天治基金(9只),这5家公司也是仅有的拥有权益产品两位数以下的公司。(易方达的股基混基合计的数量达97只)

  从五家公司的权益产品整体情况来看,单只规模大多在1亿以内。袖珍化规模很大程度上束缚了基金经理的手脚。以其中的嘉合基金为例,公司旗下的5只权益产品中,嘉合消费升级成立于今年的6月14日,作为发起式基金,其仅募得了0.24亿;早几个月成立的嘉合锦创优势精选也不乐观,产品首募成立时的份额约2.01亿,但如今仅剩下0.21亿;而嘉合锦程价值精选和嘉合睿金均采用了A/C分级的模式,但即便将两类份额加总,前者的合计规模也仅为0.77亿,后者的合计规模也仅为0.12亿。当然,也并非公司旗下权益产品悉数迷你,嘉合磐石的两类份额合计规模近8亿。但截至8月20日收盘,嘉合磐石A的年内净值增长率约3.87%,嘉合磐石C的年内净值增长率约3.38%,均在同类基金中排名靠后。

  从今年一季度末到二季度末,嘉合基金的规模缩水大约56.1亿,同时公司排名也后退6位,创下近12个季度以来的新低。

  综合《红周刊》采访,多数观点认为市场现有公募产品同质化已经比较严重了,在竞争白热化的情况下,应该突出信托公司的特色来保住或者获得更多的增量资金。过去作为业务通道,信托对于公募发行新品的助力作用有限,无法和银行、券商所等同;但目前传闻公募信托产品有望问世,或许能促进改变这一格局。

  信托系公募大股东难当高管频繁变更或成发展之殇

  对比银行系公募,信托系公募的稳定性相对欠缺,股权和人员更叠较频繁。

  而最近上投摩根就退出了信托系,原来公司的股权结构是第一大股东上海国际信托持股51%,第二大股东摩根资管持股49%;7月,上海国信挂牌转让上投摩根2%的股权,最终这2%的股权花落摩根资管手中,从而也让两大股东的位置做了对调。

  当然,对于上投摩根这类实力强劲的头部公募来说,即使仅有2%的股权转让也是香饽饽,变更对平日运作或许影响不大。但是股权受欢迎程度因人而异,对实力薄弱的信托系公募来说,信托大股东即使出手全部股权,就不见得一定会造成众人哄抢的局面。

  2017年时,泰信基金的大股东山东信托曾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持有的泰信45%的股权,按照当时的挂牌价来估算,每股售价约为5.22元,但是最后出于种种原因,这一桩拍卖的结果是流拍了。时至今日,泰信基金仍然停留在信托系公募的队伍之中,公司第一大股东仍为山东国际信托,其持股比例仍为45%。但是从规模和同类排名来看,今日的泰信已经难以和当年相提并论。

  对比来看,2017年上半年年末,泰信基金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约50.1亿,其在同类基金中排在第92位;今年半年末,泰信基金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约28.7亿,排名也退居百名之外。

  究其泰信规模大幅回撤的原因,旗下产品业绩和规模双双乏力或许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红周刊》注意到,仅7月中旬迄今,泰信就已经发布了三则涉及基金经理的变更公告,内容均为给权益类基金的现任基金经理增配一位基金经理,而这三只基金分别是泰信竞争优选、泰信国策驱动、泰信中小盘精选。巧合的是,三只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均在20%一线,排名同类中游或中游偏下的水平。

  除去大股东层面的进退之外,信托系公募总经理乃至基金经理也变更频频。总经理变更如宝盈基金,“宝盈基金的发展和成长股行情和公司高管变更密切相关,宝盈基金高速发展时期是原总经理汪钦在任的6年多时间,宝盈先后推出了王茹远以及杨凯、彭敢、盖俊龙、张小仁四小龙,但随着成长股行情偃旗息鼓以及从总经理到基金经理的相继出走,宝盈由盛转衰。今年3月,杨凯重回宝盈担任总经理引发市场关注,杨凯经历过宝盈最辉煌的时期,回归能否让宝盈走出困境引发期待”。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分析。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